天博官网

歡迎訪問商洛市殘疾人聯合會網站

【新華每日電訊】 當青春選擇自強: “截肢少年”昂首叩開清華之門

  發表時間: 2021-08-03 11:20:26

6月(yue)23日,查完(wan)高(gao)考成績后的周桐(右(you)二)和家人合影(ying)。

  新華(hua)每(mei)日電訊(xun)記(ji)者戴威、周暢(chang)、魏(wei)夢佳 

  故事本該(gai)波瀾不驚,至少不會如此一波三折。

  安(an)徽六安(an)高中生周桐,是別(bie)人(ren)口中“一(yi)路開(kai)掛(gua)”的(de)少(shao)年。

  中考(kao)時(shi),他以全縣第五名的(de)優異成績被霍邱縣第一中學(xue)錄取;高(gao)一時(shi),他參加(jia)全國中學(xue)生數理化學(xue)科(ke)能力展示,在(zai)數理化三個(ge)學(xue)科(ke)分別斬獲省級一等獎;高(gao)二時(shi),他就有機(ji)會(hui)提前(qian)參加(jia)高(gao)考(kao),目標是中國科(ke)學(xue)技術大學(xue)少(shao)年班……

  直到2019年9月(yue)22日,那輛(liang)渣土車失控地朝他駛(shi)來……

遭遇嚴重車禍

  那(nei)是一個周(zhou)六(liu)的下午。

  高二學(xue)生周桐騎著電瓶車出門。此行,他只需(xu)要做一(yi)件事——拍(pai)一(yi)張證件照。因為成績優異(yi),他可以提前一(yi)年(nian)報考中科大少年(nian)班,證件照是他需(xu)要提交的(de)報考材(cai)料中的(de)一(yi)部分。

  當(dang)他行駛到霍邱(qiu)縣關(guan)鎮新體育(yu)館附近,一輛超(chao)載的(de)大型(xing)渣土車(che)突然(ran)出現,撞向他的(de)電動(dong)車(che)。電瓶車(che)被撞得粉碎,渣土車(che)栽進綠化帶,后輪(lun)重重地(di)碾過他的(de)左腿。

  一(yi)瞬間,劇(ju)痛從腿部輻射全身,疼(teng)到幾乎(hu)昏厥的周桐(tong)強忍著從鞋(xie)上取(qu)下(xia)鞋(xie)帶(dai),捆扎(zha)住創(chuang)面,防止失(shi)血過(guo)多。

  “在那之前(qian),沒有哪個學生在我面(mian)前(qian)失去身(shen)體(ti)的一部分……”談起那場突如其來(lai)的車禍,周桐的班主任(ren)李家生至(zhi)今(jin)難(nan)忘(wang)。

  2018年,周桐以(yi)全縣第(di)五名的成(cheng)績(ji)進入安(an)徽(hui)省霍邱(qiu)縣第(di)一中學(xue)。3年來,李(li)家(jia)生(sheng)一直是他的班主任和物理教師。

  “低調、話不多,對自己(ji)要求極(ji)高。”李家生說,在(zai)老師們眼里,周(zhou)桐一(yi)進(jin)校就是絕對的(de)“種(zhong)子選(xuan)手”,擁有沖擊北京(jing)大(da)學、清華大(da)學等名校的(de)實(shi)力。

  李家生說(shuo),周桐最大(da)的特點是有著(zhu)和年齡不相(xiang)稱(cheng)的冷(leng)(leng)靜,“在學校不論什么考試,他(ta)都會(hui)冷(leng)(leng)靜對待(dai),極少因為粗心失誤(wu)丟分。”如(ru)果沒有這(zhe)份絕(jue)對冷(leng)(leng)靜,如(ru)果沒在第一時間捆(kun)住創面,后果不堪設想(xiang)。

  除了(le)冷靜,這個(ge)還沒長大的(de)孩子(zi),懂事得讓人有(you)些(xie)心(xin)疼。

  “那(nei)么疼(teng),他一(yi)聲都不(bu)吭。”李家生說(shuo),救(jiu)護車上(shang),周桐的意識一(yi)直(zhi)清醒,他沒有喊疼(teng),只是一(yi)個勁兒地對(dui)(dui)聞訊趕來的老師(shi)(shi)說(shuo),“李老師(shi)(shi),對(dui)(dui)不(bu)起。”他還不(bu)忘安慰在(zai)一(yi)旁(pang)哭泣的奶(nai)奶(nai),希望(wang)她不(bu)要難過。

  當救護車到達六安時,周(zhou)桐的血壓低壓只有43。李家(jia)生幾乎(hu)是彎下腰(yao)來哀求醫生,請他(ta)一定要治好孩子。

  李家生說,那(nei)是他人生中最漫長(chang)的4個(ge)多小(xiao)時。

  在手術室外踱步(bu)許久,直到醫(yi)生(sheng)告訴他“孩子已(yi)經脫離(li)生(sheng)命(ming)危險(xian)”,他才稍稍松了口氣。但是,醫(yi)生(sheng)的另(ling)一句話又讓他有些難過: “病人左小腿(tui)截肢,右腿(tui)骨折且大(da)面積掉皮,右腳趾嚴重損(sun)傷(shang)。”

  他知道(dao),等待周桐的,注(zhu)定是一個(ge)人的艱(jian)難前行。

“王者歸來”

  車(che)禍后(hou)(hou),周桐前后(hou)(hou)共經(jing)歷過八次手(shou)(shou)術(shu),包括四次大手(shou)(shou)術(shu)和四次清創手(shou)(shou)術(shu)。

  第一(yi)次手(shou)術(shu)結(jie)束才兩天,周桐的姑(gu)姑(gu)就接(jie)到了(le)一(yi)個任務——去學(xue)校(xiao)取(qu)教科書(shu)。她(ta)的侄子雖然(ran)仍在重癥(zheng)監護室接(jie)受觀(guan)察(cha),卻執意要看書(shu)。

  7個月后,霍邱縣(xian)第(di)一(yi)中(zhong)學(xue)高三28班的同學(xue)們(men),終于再(zai)次見到周(zhou)桐。在他們(men)看來,周(zhou)桐沒有任何變化,依舊是那個沉穩(wen)內向、不愛說話的“學(xue)霸”,除了手邊多了一(yi)根(gen)拐(guai)杖。

  返校后(hou)(hou),為了把少(shao)學的(de)半年(nian)多時(shi)間搶(qiang)回(hui)來(lai),周(zhou)桐(tong)比之(zhi)前(qian)更加努(nu)力。2020年(nian)6月,回(hui)到(dao)學校后(hou)(hou)的(de)第一(yi)次考試(shi),周(zhou)桐(tong)卻(que)拿到(dao)了“史上最(zui)差”成績,位次從穩定的(de)年(nian)級前(qian)十掉落(luo)到(dao)年(nian)級一(yi)百名(ming)之(zhi)后(hou)(hou)。但這(zhe)個少(shao)年(nian)還是一(yi)如既往地冷靜,完全沒有受到(dao)這(zhe)次考試(shi)成績的(de)影響,仿(fang)佛一(yi)切(qie)都在預(yu)料之(zhi)中。

  2021年2月初,在皖(wan)西(xi)教育聯盟聯考(kao)(kao)統一(yi)測試中,他獲(huo)得(de)全(quan)校第9名;之(zhi)后的(de)江南十校聯考(kao)(kao)、皖(wan)豫大(da)聯考(kao)(kao)、皖(wan)南八校聯考(kao)(kao)等多(duo)次考(kao)(kao)試,他都(dou)獲(huo)得(de)全(quan)校第2名。“他一(yi)直那么(me)要(yao)強,而且(qie)有(you)自己的(de)一(yi)套學習方法。”在李家生(sheng)看來,周(zhou)桐的(de)“王者歸來”并不意(yi)外。

  除了自己的(de)不懈(xie)努力,還有無(wu)數(shu)人在他身后默(mo)默(mo)托舉。

  周桐(tong)返校后,班上的(de)同學(xue)們輪(lun)流(liu)為(wei)他(ta)(ta)補(bu)習功課(ke),扶他(ta)(ta)上下(xia)樓、陪他(ta)(ta)放學(xue)。“他(ta)(ta)做了三次大手術(shu),課(ke)程(cheng)落下(xia)不少,班上六位科任老(lao)師專門為(wei)他(ta)(ta)建(jian)了一個小群(qun),我們會把課(ke)件發到群(qun)里(li),供他(ta)(ta)參考。各科任老(lao)師還會在群(qun)里(li)為(wei)周桐(tong)講解知識(shi)點(dian),在線答(da)疑(yi)解惑,鼓(gu)勵加油。”李(li)家生(sheng)說。

  2021年(nian)6月7日,一個周(zhou)一的(de)(de)早(zao)晨(chen)。周(zhou)桐(tong)帶著一點(dian)緊張和更多從容,和無數(shu)同齡人(ren)一起踏(ta)進考場,迎接(jie)人(ren)生中(zhong)最重要的(de)(de)一場考試。

  對這(zhe)(zhe)個(ge)經(jing)歷過苦難(nan)的(de)少年來說(shuo),這(zhe)(zhe)個(ge)早晨更像是在履行(xing)一個(ge)約(yue)定。如約(yue)而至(zhi),就是勝利。

又一個起點

  這一(yi)年的安(an)徽省高考作文題,與理想有關。

  當被問及作(zuo)文寫(xie)(xie)了些什么時,周桐笑著說,“都是(shi)湊字數(shu)的(de),我真的(de)一直不(bu)會(hui)寫(xie)(xie)、不(bu)會(hui)說。”不(bu)過,在QQ簽名里,少年(nian)寫(xie)(xie)道: “努力了,成功(gong)是(shi)遲早的(de)事(shi)。”

  車禍前的(de)周桐,是(shi)一(yi)名留守兒(er)童。

  出生在霍(huo)邱(qiu)縣(xian)邵崗鄉的他(ta)(ta),父(fu)母在江(jiang)蘇鹽城打工,比(bi)他(ta)(ta)小(xiao)(xiao)七歲的妹妹常伴父(fu)母身邊(bian),他(ta)(ta)則一直和爺爺奶奶生活。從小(xiao)(xiao),周桐(tong)深知父(fu)母在外(wai)打拼的艱辛,因此在學習上(shang)格外(wai)努力(li)。

  車禍后,周桐的(de)(de)母(mu)親(qin)肖永芝辭(ci)去工作,回到霍邱照顧他。學校給(gei)她安排了一個比(bi)較清閑的(de)(de)保潔崗位(wei),并(bing)為(wei)母(mu)子(zi)二人準備了一間一樓的(de)(de)宿舍(she)。一年多的(de)(de)備考(kao)時光,是周桐這些年里(li)和母(mu)親(qin)相處最多的(de)(de)一段(duan)時間。

  “他(ta)很堅強,即使很痛(tong),也(ye)沒有(you)抱怨,從不(bu)發脾氣,有(you)時候還安慰我和他(ta)爸爸。”肖永芝說,“學(xue)(xue)習上,他(ta)不(bu)想落下(xia),堅持(chi)自學(xue)(xue),我就陪著他(ta)。”

  6月23日,一個周三(san)的中午,安徽省(sheng)公(gong)布高考成績。

  李(li)家(jia)(jia)生和周桐(tong)的媽媽、奶奶陪著他(ta)一(yi)起守候在電腦旁。“684”,當(dang)電腦屏幕出現這個數字時,現場最(zui)激(ji)動的人(ren)是李(li)家(jia)(jia)生,他(ta)不禁叫(jiao)出了聲,激(ji)動得手舞(wu)足蹈。

  現場最淡(dan)定的卻(que)是(shi)周(zhou)桐(tong),他只是(shi)靦腆(tian)地笑(xiao)(xiao)笑(xiao)(xiao),似(si)乎對(dui)這個結果并不意外。

  也是從那一刻起,少年知(zhi)道,自(zi)己(ji)離夢想又近了一步。

  “自強計(ji)劃(hua)(hua)”是(shi)清華(hua)大(da)學2011年(nian)起施行的(de)(de)一項(xiang)農村學生單獨招(zhao)生計(ji)劃(hua)(hua)。高考前,憑著在病床上(shang)篤學不倦的(de)(de)自強精神,周桐獲得了(le)清華(hua)大(da)學“自強計(ji)劃(hua)(hua)”降(jiang)40分認(ren)定。684分的(de)(de)好成績,足(zu)以讓(rang)他叩開清華(hua)園的(de)(de)大(da)門(men)。

  日前,周桐(tong)如愿以償收到清華大學錄取(qu)通知(zhi)書。“小時候其實就有(you)考清華的想(xiang)法,偶爾會想(xiang)象自己漫步(bu)在清華校園里,現在夢想(xiang)實現了,再回想(xiang)有(you)一種感慨。”周桐(tong)說。

  “自強(qiang)不息(xi)、厚德載物”是清(qing)華(hua)(hua)大學的校(xiao)訓,激(ji)勵了一代(dai)代(dai)清(qing)華(hua)(hua)學子,也曾數次幫助(zhu)這位少年度過無助(zhu)時刻(ke)。“這句(ju)話傳達的精神,打動了我(wo)。”周桐說。

  這個暑(shu)假,周桐也沒打算讓自己閑(xian)下來,他還是堅持(chi)著中學里(li)養成的(de)習慣(guan),練字、學英語。對(dui)他來說,清華(hua)大學是又一個起點。


天博官网 - 天博官网登录 - 天博手机版网址有限公司